pk10彩票CTRL+D收藏本站    您好!欢迎来到jfstys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页 > pk10彩票 > 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簽合同父親寫錯名 不諒解女兒訴侵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由:刘古韵 编辑 2019年07月07日 11:15 证券市场09296 ℃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【曝郑爽疑患抑郁症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西湖區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,原告王某女訴請被告王某停止侵害其姓名權的訴請,於法無據,不予支持﹡。同時,鑒於案涉房屋拆遷及補償已經履行完畢,原告訴請將合同抬頭的乙方更改為被告王某,已無必要,法院亦不予支持△♂⌒。原被告雙方系父女關係,被告行為雖存在不妥,但血濃於水,親情難得,望各方能各棄前嫌,重歸於好,凡事協商解決,維護家庭和睦?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某與王某女之間系父女關係∴π。2009年8月,王某因拆遷事宜,與村委會簽訂《農房拆遷安置補償協議》,合同抬頭的甲方為村委會,落款由村委會加蓋公章☆♂。合同抬頭的乙方為王某女,落款由王某簽名捺印△。為此,王某女將父親訴至法院,要求父親停止侵害其姓名使用權,並要求將協議中的名字予以更正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次,合同抬頭主體書寫錯誤,是否構成侵犯姓名權▽□。本案被告王某將合同抬頭乙方誤寫成原告王某女雖存在不妥,但並非惡意盜用或假冒原告姓名,僅僅是書寫錯誤,對原告的民事權益也沒有造成實際損害,對原告的個人形象亦未造成不良影響,故被告王某該行為不構成對原告姓名權的侵害△▽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焦點二:是否存在侵犯王某女姓名權的事實?原告王某女認為,其父王某在協議中使用其姓名,導致其夫家誤認為其參与了農房拆遷並獲取了拆遷補償款∟。被告王某存在過錯,已嚴重侵犯其姓名權∴。但庭審中,王某女並未提供任何證據證明因王某將合同抬頭寫成王某女的名字,給其造成了相關的不利後果或其他直接經濟損失∵↑。被告王某則表示,之所以抬頭寫成女兒名字,是因為無意中寫錯,沒有主觀惡意△π。事實上其已多次向女兒說明理由,一直未能獲得其諒解☆┊。庭審中,法院雖多次組織雙方調解,但未能達成一致意見♂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非惡意盜用姓名權不構成侵權法官庭后表示,姓名權是指公民決定、使用和依照法律規定改變自己姓名的權力,包括自我命名權、姓名使用權和改名權⌒▽。侵害他人姓名權的行為,包括干涉、盜用和假冒他人的姓名,構成侵害他人姓名的行為,侵權人主觀上要求必須是故意的,客觀上實施了侵害他人姓名權的行為並造成了損害♂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父親在《農房拆遷安置補償協議》抬頭處錯誤地寫成女兒名字,尾部落款處又簽署了自己的名字π。女兒據此認為此舉嚴重侵犯其姓名權,於是父女對簿公堂⊿。近日,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人民法院審理了這樣一起姓名使用權糾紛案,女兒的訴請未獲法院支持⊿☆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庭審過程中,雙方圍繞爭議焦點展開了激烈辯論⊙〇﹡。焦點一:《農房拆遷安置補償協議》的當事人是誰?原告王某女表示既然《農房拆遷安置補償協議》抬頭載明了自己的名字,那自己當然就是合同的一方當事人⊙┊▽。被告王某對此不予認可,並提供了2018年2月村委會出具的證明予以佐證◇。該證明載明:「2009年8月份我村王某在農房拆遷時,與村委會簽訂補償協議,乙方底部落款為王某,卻將抬頭乙方寫成王某女,該拆遷農房為王某所有,協議簽訂后一直是王某行使乙方權利和義務⊙﹡。王某女在我村未分到拆遷面積及安置房」♂△。被告王某還表示,現房屋拆遷及補償已經履行完畢,其按照「拆一補一」的方式獲得了拆遷安置房⊿。因此,該《農房拆遷安置補償協議》現已全部履行完畢,王某才是合同的一方當事人↑∴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案從是否侵犯姓名權的認定上進行系統闡述,因非惡意盜用或假冒原告姓名,對原告的民事權益也沒有造成實際損害,故依法不認定構成對原告姓名權的侵害﹡。同時,從家庭倫理角度出發,希望各方能摒棄前嫌,重歸於好,兼顧法理和情理,有利於維繫父女之間的骨肉親情,最終雙方均服判息訴,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◇⌒。(記者黃輝 通訊員劉英生 陶然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具體在本案中,拆遷合同前後主體不一致的情況下,如何認定合同當事人⌒。一方面,需要結合合同的實際履行情況,考察合同主要義務的實際履行方,判斷合同權利義務的承擔者⊿。另一方面還需要從合同標的物的特徵、用途以及經營主體等方面輔助判斷,最終綜合考量∟。庭審中,村委會出具了證明,該拆遷農房為王某所有,協議簽訂后一直是王某行使乙方權利和義務⊙。故拆遷安置補償協議的主體應認定為甲方村委會和乙方王某⌒☆♂。原告王某女並非本案拆遷合同的主體,並不受拆遷合同的約束△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 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 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站内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热门搜索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关注我们